文-抗拒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类犯罪的探讨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各类涉及患者及其密切接触者拒不履行防疫义务的案件层出不穷。本文主要从涉及抗拒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类犯罪的犯罪构成入手,对《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所涉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类犯罪进行探讨。

关键词:新冠肺炎 刑事 犯罪

2020年2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保障医务人员安全维护良好医疗秩序的通知》,该《通知》对七类情形构成的犯罪对各级司法机关提出了从快、从严处理要求,《通知》明确提出,符合判处重刑至死刑条件的,坚决依法判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意见》对十类案件准确适用法律、保障办案效果和安全作出了要求与指导。在实践中,此类案件发案率甚少,故涉及新冠肺炎案件的嫌疑人或被告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如何正确适用相关规范性文件,则关系到辩护效果与审判质量。

一、犯罪主体具有特殊性

如何确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或疑似病人是适用《意见》的关键。如果行为人有咳嗽、发烧等症状是否能认定为疑似病人?认定的依据应以医疗机构或防疫机构为准,通过医学诊断才可以认定为疑似病人或感染肺炎病人、病毒携带者。在司法实践过程中,若司法部门不通过医疗诊断,将具有一种或几种症状的行为人认定为《意见》规定的疑似病人显然是不合适的。

《意见》指出已经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的犯罪主体,除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或疑似病人外,若行为人实施其他抗拒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则应按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二、本类犯罪主观上为故意犯罪

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原体,《意见》规定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根据责任主义原则,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行为人应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具体的公共危险,也就是说行为人必须认识到自己行为,则可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若无此故意,不宜认定为该罪。行为人是否认识自己的行为有让不特定多数人感染新冠肺炎的危险,实务过程中侦查机关、检察机关中难以取证判断,法院也难以判断,难以取证、判断并非不能取证与判断,司法机关全面调查分析,还是可以做出裁判。

其他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的行为,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行为,主观上为故意就不再赘述。但需要注意,若对依法实行强制隔离措施、抓捕行为的公务人员实施一般暴力、胁迫行为,因没有期待可能性,故不宜认定为妨害公务罪。

三、处理本类犯罪的法条竞合与牵连数罪问题。

若已经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但没有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又或者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没有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没有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其行为没有危害公共安全,没有传播病毒的严重危险,故不宜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对于其拒绝治疗,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则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对于行为人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行为,但是并没有引起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则按照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对于行为人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行为,但是并没有引起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按照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较为合适;如果引起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则同时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或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意见》中没有规定数罪并发或择一重罪处罚,但根据有利于被害人的原则,以择一重罪处罚为妥。

四、结语

当前证处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为防止打击面过于广大,对于轻微的违法行为,可以采取教育、行政处罚的方式。在办理此类案件时,除加快办案速度外,更重要的是保证办案质量,通过对案件的办理,形成教育效果与有效的震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